39个性影评网

爆买生命:不断升温的中美代孕产业 影评

内地电影作者 朝暮雪 / 2021-01-29 22:30:18

  他们代孕了两个孩子,孩子都生下来了,他们却拒绝抢救,说当成医疗废弃物处

  郑爽境外代孕、想弃养孩子的事有了进展,《广电时评》称不会为郑爽这样的丑闻劣迹者提供发声露脸的机会和平台,基本上等于是宣布封杀郑爽了。

  前两天“我国禁止以任何形式实施代孕”的话题也上了热搜。

  我们要抵制代孕,但同时我们也要了解代孕,因为只有真正了解了代孕的危害,我们才知道为什么要抵制它。

  日本纪录片《爆买生命:不断升温的中美代孕产业》就深入探讨了代孕行业那不为人知的内幕。

  你以为代孕很黑暗吗?

  不,代孕的黑暗你根本想象不到。

纪录片一开始是一场在加利福尼亚举行的孕妇聚会。

  乍一看,她们就是一群普通孕妇,和其它孕妇没什么不同。

  但实际上她们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她们自己的孩子。

  那她们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呢?

她们的回答是:

  说到产业,大家的第一反应可能是房产、汽车、饮食、服装……

  你可能不会想到,现在连“生命”也成了一种产业。

  这个产业就叫“代孕”。

  中国有5000万人为不孕而烦恼,但是现在这个时代是一个很特殊的时代,这个时代只要有钱就可以解决99%的问题。

  中国的代孕需求太大了,治疗不孕的医院都不够了。

  于是,富裕阶层就蜂拥来到美国进行代孕。

  每年有2万对中国夫妻赴美治疗不孕,或者进行代孕。

  这里解释一下,这部纪录片是2017年上映的,所以这说的是2017年之前的事。

  其实不仅仅是无法生育的人需要代孕,有些明明可以生育的人也要代孕,比如像郑爽这样的害怕怀孕对自己的事业造成影响的人,所以去美国代孕的中国人就更多了。

  美国总共有200家代孕机构,代孕的市场规模预计有437亿人民币,而且这还是2017年的数据。

  美国有些州代孕是合法的,总共也才200家代孕机构。

  代孕在中国是非法的,而中国却有400家代孕机构,这值得我们深思。

  美国随着代孕产业的扩大化,不良从业者也开始形成集团。

  几乎所有州都缺乏代孕相关的法律法规,由于缺乏约束机制,恶行就会蔓延。

  有需求就有市场,中国人生孩子的需求太大了,从而把代孕变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。

  反过来,美国的代孕公司也会想各种方法来拉客源,比如派人到中国来开研讨会。

在上海就有很多治疗不孕的研讨会,100人的会场座无虚席,其中以富裕阶层的夫妇为主。

  这些研讨会说是治疗不孕,其实目的就是拉客源。

  没有生育能力的人去美国代孕,代孕公司又去拉客源,导致更多的人去美国代孕,让代孕公司的规模变得更大,然后派出更多的人去拉客源……从而恶性循环。

  如果去美国代孕,总费用要125万人民币。

  125万对很多人来说是10年的收入,对另一些人来说只不过是几个月的收入。

  所以这些研讨会的转化率非常高,参加了研讨会的人百分之八九十最后都会去美国代孕。

比如一个叫做RSMC的机构,每个月都会有30对中国夫妻为代孕而来,其中大部分都是年收入超过187万人民币的富裕阶层。

欧米伽公司就是负责介绍代孕妈妈的机构,他们的客户九成都是中国人,所以他们的宣传资料上都写了中文。

  欧米茄公司接到来自中国的委托数在一年间增长了3倍,原因是拍这部纪录片的1年前,也就是2016年,中国开放二胎了。

  虽然开放二胎了,但想生二胎的女性很多都已经40多岁了,所以只能代孕。

  欧米茄公司每个月都会接到100例委托,但最多也只能处理20例。

  换言之,这是一个供不应求的市场,这个行业还远远没有饱和,所以以后代孕公司只会更多。

  代孕的需求大,应聘代孕妈妈的人也很多,应聘者比比皆是。

在2017年,向欧米茄应聘代孕妈妈的女性已经超过9000人。

  其中有140人被录用,这140人百分之九十都是为中国夫妻提供代孕。

再比如李应如成立的不孕不育治疗机构RSMC。

  这个机构才成立三年,就成长为一个年销售额2.8亿人民币的企业,可想而知代孕的需求有多大,而利润又有多高。

  RSMC机构一个月内在北京、上海、成都、杭州、长沙5个城市举办12场研讨会,而且反响非常好,预计会有90%以上的人会赴美代孕。

  每月都会有30对中国夫妇为代孕而来到RSMC机构,其中大部分都是年收入超过187万人民币的富裕阶层。

  而且下周的客户数量还会增加,所以李应如说仍然需要更多的代孕妈妈。

  下属说,我们要确认哈拉利医生是否能够胜任。

李应如笑着说,别担心,他是个可以24小时工作的工作狂,只要还没死,他就能工作。

  老板剥削员工,有钱人剥削穷人,世界各地都是一样的。

  每年2.8亿人民币的销售额还不能让李应如满足,她还想成为业界领军人物。

她说,追求利益、扩大企业规模是重中之重,丰田就是她的榜样。

  她不过是开了一家代孕机构,就敢和丰田相提并论,因为代孕的人太多了,她的生意太好了,才给了她这样的勇气。

  她把代孕产业比作汽车生产商,说她不想生产粗制滥造的汽车,而是想生产著名企业的汽车。

  代孕可以通过体外受精进行性别筛选,而且百分之八九十的客户都会进行性别筛选。

  为什么要性别筛选,还不是因为想要男孩。

塔尼亚就是一位代孕妈妈。

  2个月前她为一对中国夫妻移植了一个受精卵,但是没有怀上,如今她再一次移植了一个受精卵。

  客户对她的饮食要求很高,比如希望她吃有机食物。

  一周的食材成本就要150美元,太贵了,她承担不起,所以她只坚持了一个月。

  塔尼亚现在的收入水平完全无法满足客户的要求,所以客户同意她尽可能多吃蔬菜水果来代替有机食物。

  怀孕测试的日子到了。

  塔尼亚又是吃有机食物,又是辞掉了有线电视销售的工作,而且还服用了大量激素以提高受孕几率,整整一个月都身心俱疲,结果她还是没有怀上。

  客户至今已经花了70万人民币,但塔尼亚没有怀上,就没有报酬。

  客户只有3枚受精卵,塔尼亚两次都没怀上,只剩下一枚受精卵了。

  塔尼亚准备在明年年初再试一次,这也是最后的机会了。

  其实怀不上还不是最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遭到“退货”。

中国客户和代孕妈妈会事先说好,假如胎儿出现异常的话,客户希望流产,代孕妈妈能不能接受。

  大部分代孕妈妈都只能选择接受,因为她们没有谈条件的能力。

  虽然是她们怀上了孩子,但这个孩子不是她们的,孩子出生后就会离开她们。

  而且假如胎儿出现了异常,她们没有权利决定是流产还是生下来,决定权不在她们手中。

  甚至还会出现怀都怀上了,客户突然又不想要了的情况。

  就像郑爽,代孕妈妈都怀上了,她又不想要了,她想打掉。

  已经7个月了,打不掉了,她就想生下来后送人。

  对郑爽们来说,这就像做生意,或者是买东西,钱都付了,别人东西也在做了,他们又不想要了,想退了,退不了就送人,或者扔了。

比如艾莉森就有这样的经历。

  中国客户为了提高受孕概率,大部分都会要求移植两枚受精卵到代孕妈妈的子宫中。

  这么做会增加流产和早产的危险,即便如此他们也坚持要移植两枚受精卵。

  在客户的强烈要求下,两枚受精卵被移入了艾莉森的子宫。

  艾莉森第24周开始产前阵痛,并大出血,被送到医院。

由于怀的是双胞胎,导致腹压升高,艾莉森在第25周时早产。

  医生说,这对双胞胎虽然可能会留下后遗症,但如果进行治疗的话,还是可以存活的。

然而中国客户却拒绝抢救。

  艾莉森不想眼睁睁看着他们死去,但根据合约,新生儿的治疗方案由客户决定,于是医生也放弃了治疗。

  随后,双胞胎在艾莉森的怀里停止了呼吸。

  虽然是别人生的,但毕竟是他们自己的受精卵发育而成的,本质上就是他们的亲生骨肉,他们却见死不救。

  孩子都已经生下来了,还拒绝抢救,这和杀人有什么区别?

  而且杀的不是别人,杀的是自己的亲生骨肉。

  老虎再恶毒都不吃自己的孩子,你们真的是比老虎还恶毒啊。

  如果是自己生的,就算有后遗症他们可能都会要。

  但不是他们生的,是代孕妈妈生的,他们就拒绝抢救。

  所以代孕不仅仅是“代替怀孕”那么简单,由于不是亲自怀孕,没有亲身经历十月怀胎的悉心照料,他们就感受不到胎儿的诞生多么来之不易,所以才会做出放弃抢救的决定。

  虽然孩子不是艾莉森的,但她反而感受到了胎儿诞生的来之不易,反而想让他们活下来。

  亲生父母见死不救,代孕妈妈却希望他们能活下来,太讽刺了。

  艾莉森说,她听到孩子的哭声,她的心都要碎了。

  中国客户不仅没有丝毫感觉,还放弃抢救。

中国代孕中介还说,可以把夭折的双胞胎当做医疗废弃物来处理。

但艾莉森做不到,而是自费为他们举办了葬礼。

  这还没完,医院要求艾莉森支付4.4万人民币医药费。

  艾莉森向中国客户要钱,中国客户说他们已经把后续费用给中国代孕中介了,但中国代孕中介却一口咬定他们没有给钱。

  艾莉森怀疑是中国代孕中介私吞了,但她也没办法。

  长期处理代孕合约事宜的律师安德烈说,这种情况还有很多。

他前不久才接到一个案件,一对客户拒绝接走早产儿,只能寻找愿意收养这个早产儿的美国家庭了。

  郑爽弃养不是个例,而是普遍存在。

  在美国,怀孕3个月后,除非母体有生命危险,为了保护胎儿,各州可以立法限制或禁止堕胎,因为他们觉得3个月就已经是一条生命了。

  但是中国客户如果觉得胎儿有问题,他们就可以要求流产。

  甚至孩子已经生出来了,他们都可以不要。

  安德烈说,很多中国人不愿意接受28周之前出生的早产儿,在这个问题上,中美之间的价值观存在差异。

  尤其是早产问题,就此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是最大的。

  中国客户觉得早产儿可能有后遗症,就不想要,而美国代孕妈妈会觉得虽然可能有后遗症,但毕竟是一条生命,还是想让他们活下来。

  但身为代孕妈妈的她们又能怎样呢,她们是乙方,一切都是客户说了算。

  客户说放弃抢救就得放弃抢救,客户说不要了就不要了,客户说当成医疗废弃物处理就当成医疗废弃物处理。

  艾莉森怀胎十月,结果客户不想要了,她不仅没有得到报酬,反而还自费医药费,以及为这对双胞胎办葬礼。

  中国客户花了几十上百万,一分钱都没到她手里,全都到中国代孕中介和美国代孕公司手里了。

不仅是失去了孩子让艾莉森感到悲伤,更惨的是,她交不起房租,被断了电,然后被赶出了公寓。

  怀孕期间她无法工作,也就没有收入。

  虽然孩子生下来了,但她的身体尚未恢复,现在也无法立即回到工作岗位。

  而且她还有两个女儿要养。

  她代孕是为了改善生活,结果反而让她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难。

塔尼亚试了两次都没怀上,对此她说:“我挺难过的,因为整个备孕过程很漫长,又要重新再来一遍。不过那位夫人应该更悲伤吧,毕竟她那么期待能有个孩子。”

  塔尼亚还是太善良了,她都不知道自己被剥削了,还觉得很对不起客户。

  客户是很悲伤,但他们付出了什么,他们付出的不过是几十万块钱而已,对他们来说不过是几个月的收入。

  而且只要还没绝经就还会排卵,他们还有很多机会。

  就算不能排卵了,也还可以领养。

  而塔尼亚呢,她备孕了两次都没怀上,接下来还要备孕第三次,如果第三次怀上了还好,如果没怀上的话就太悲催了。

  她不仅辞掉了有线电视销售的工作,而且还服用了大量激素以提高受孕几率,身体被反复折腾,到最后还没有拿到钱。

  所有工作的本质都是剥削,但代孕妈妈无疑是被剥削得最多的,因为她们付出的是身体,以及10个月的时间,如果算上备孕,这个时间还会更长。

  如果塔尼亚怀上了,她将得到25万人民币的报酬。

  她原本的工作是有线电视销售,月薪1.25万人民币,25万人民币不过是她20个月的收入而已。

  25万人民币很多吗?真的不多,大部分都进了公司和中介的腰包。

  25万在中国都干不了什么,美国的物价更高,25万更算不了什么了。

  中国也是一样的,一位客户花了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,到达代孕妈妈手中的只有十几万元或二十万元。

  一位曾在代孕机构工作过的人告诉记者:做一单业务,利润在30%至60%之间。”

  代孕至少要花65万,30%的利润就是19.5万,60%的利润就是39万,堪称暴利。

  李应如的RSMC机构才成立三年,就成长为了一个年销售额2.8亿人民币的企业。

  李应如现在住在价值1870万人民币的豪宅中。

  除此之外,她在夏威夷还有3处房产。

  李应如的女儿就是通过体外受精出生的,她还计划通过代孕再要两个孩子。

  李应如可以住豪宅,而塔尼亚没有房子,房子是租的,她每个月的工资有一半都要用来交房租。

  李应如有钱,就可以请别人代孕,而塔尼亚没钱,就只能做代孕妈妈为别人代孕。

  客户、代孕公司、中介都是资本,而代孕妈妈是被剥削的。

  虽然说有贫富差距是正常的,但贫富差距太大就有点不正常了。

  而且现在代孕妈妈还不算太多,所以还是能拿到十万、二十万。

  如果以后越来越多的人去代孕,代孕公司的规模就会越大,代孕公司的话语权也会越大;

  做代孕妈妈的人也会越多,代孕妈妈的地位就会越低,得到的报酬也会越少,久而久之贫富差距只会更大。

  换句话说,你去代孕,就等于是把钱送给李应如这样的人,让她买更多的豪宅;

  同时,像塔尼亚和艾莉森这样的代孕妈妈会过得更惨。

  我们只有抵制代孕,才能打破这个恶性循环。

  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了,医学也越来越发达了,很多以前的人不敢想的事也逐渐可以实现了。

  比如代孕。

  这放在以前绝对没人敢相信,生孩子竟然都可以让别人代替。

  但技术是一把双刃剑,可以切菜也可以杀人。

  正如火可以烧水做饭,但使用不当也可能发生火灾。

  核能可以发电,同时也可以制造武器。

  大友克洋的《阿基拉》讲述的就是这个主题。

  火的威力还不算太大,就算发生火灾,破坏也有限。

  核能的威力就比较大了,发生核泄漏可能几百年都无法恢复。

  那如果人类拥有了比核能还可怕的力量会发生什么呢?

  答案是会导致东京沦陷,甚至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。

  水能载舟,亦能覆舟,科技也是如此。

  人类永无止境地追求更先进的技术、更强大的力量,妄图征服一切,却总是遭到反噬。

  “阿基拉”可以是火,也可以是核能、人工智能、机器人、网络、游戏……

  现在又多了一个东西——代孕。

  阿基拉是什么?

  阿基拉就是可以造福人类,也可以杀死人类的东西。

  如果我们无所顾忌地使用阿基拉的力量,而不考虑潜在的隐患,终将被阿基拉吞噬。

  人类觉得自己是万物主宰,是地球的主人,觉得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,连生孩子都不用亲自来,而是请别人代替。

  而且胎儿有问题就流产,甚至孩子都出生了还拒绝抢救,想要就要,想不要就不要,对生命、对大自然丝毫没有敬畏之心……长此以往,终将面临大自然的怒火。

  不孕不育的确很苦恼,但有一部分是可以治疗的。

  而且还可以辅助生殖,可以体外受精,可以领养……解决方法太多了。

  只要不影响到别人,你做什么都可以。

  如果因为有钱就无视法律和伦理道德,就去代孕,是会遭报应的。

  尤其是像郑爽这种,她明明可以生育,还去代孕,仅仅是因为害怕怀孕会影响事业。

  代孕就代孕吧,中途又反悔了,又想打掉,打不掉就想弃养。

  你以为是网购吗,不想要了还可以退货,不能退货就送人?那可是活生生的人命啊!

  终于,她遭到了应有的惩罚,被封杀了。

  正所谓“善恶终有报,天道好轮回。不信抬头看,苍天饶过谁”。 ©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朝暮雪 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

声明:网站尊重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稿件皆标注作者和来源;网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网站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将受到网站的追责;转载稿件或作者投稿可能会经编辑修改或者补充,有异议可投诉至QQ: 2175656821

相关推荐

  青年导演徐磊的银幕处女作《平原上的夏洛克》于11月29日上映后取得不俗口碑。全“素人”出演的影片早在映前就引发一轮“大V”点赞,郭帆称其为科幻...
近日,由唐季礼执导、成龙重磅加盟的动作电影《急先锋》,举办了“一起拼吧”誓师大会暨发布会。“礼成组合”的再度携手将碰撞出哪些意想不到的惊喜?对此...
李维杰(肖央 饰)与妻子阿玉(谭卓 饰)来泰打拼17年,膝下育有两个女儿,年届四十的他靠开设网络公司为生,为人也颇得小镇居民的好感,而这一切美好却被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打破。这个充斥走私,贩毒活动的边陲小镇,各种权力交织碾压公平正义。李维杰的大女儿平平(许文珊 饰)被督察长拉韫(陈冲 饰)的儿子素察(边天扬 饰)迷奸,因反抗误杀对方。李维杰曾亲眼目睹督察长滥用私刑,深知法律无用,为了维护女儿,捍卫家人,李维杰埋尸掩盖一切证据,在时间与空间的交错缝隙中,与警方在身心层面,展开了殊死一搏的较量...
三个自由浪漫的年轻人,过着各怀心思的人生:有人急着摆脱单身,有人想在结婚前放荡一番,有人想在 大城市站稳脚跟。因为一次情感出轨,三人扭结成了一团“嬉笑怒骂”的乱麻。当各种价值观碰撞在一起, 当一个人需要平衡亲情友情与爱情......他们慌乱的生活,就像是半个喜剧。...
今天为大家解析一部小投资的国产剧情片《盲井》。该片的导演和编剧叫李杨,名气虽然不大,但他拍的电影都是非常有深度的,特别专长于中国社会现象及社会问题纪录片写实故事电影。主演是由王宝强,李易祥,王双宝担任。这也是王宝强第一次崭露头角的影片(获得了金马奖最佳新人奖)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