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狼族少年》:爱与等待

2020-10-16 21:22:51 来源:周慧琳

《狼族少年》,是赵成熙导演,宋仲基、朴宝英领衔主演的韩国爱情电影。主要讲述了一个体温46度、血型不明、极度危险的狼男孩流落民间,从与一位少女奇妙相遇到被迫分离的浪漫

《狼族少年》,是赵成熙导演,宋仲基、朴宝英领衔主演的韩国爱情电影。主要讲述了一个体温46度、血型不明、极度危险的狼男孩流落民间,从与一位少女奇妙相遇到被迫分离的浪漫凄美故事。

金顺颐是一个性格内向,孤独的女孩,因为自己的肺病而不能像同龄人一样去上学、打闹,因此脸上很少有笑容。陌生的环境,加上生活的不如意以及身体的疾病,让她处于一种压抑烦闷甚至绝望奔溃的状态。有一个特写镜头是顺颐的月光日记,上面写着“成为家人包袱的肺病患者,还不如死了”。而哲秀的出现,让顺颐有了一个宣泄的出口。一开始顺颐只是把哲秀当做宠物,她按照书本上的方法训练哲秀,但这期间两人的情感逐渐发生了变化。她会因为哲秀温顺地听她指挥而开心地说:“我们哲秀表现真不错啊。”,会在和哲秀一起出门时喊着:“带上衣服,哲秀!”,会和哲秀一起在草地上肆意奔跑、嬉戏打闹,所有的所有都是顺颐以前不曾体验过的。而哲秀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爱上顺颐,两个原本在两个世界、同样孤独的人就这样渐渐成为彼此的依赖。两人从对方身上得到了同一种感受,顺颐的心里洒进了阳光,哲秀的心中充满了温暖。

但在相对注重礼、仪,且悲剧情节严重的韩国来说,这部跨种族的爱情电影绝对不会拍得过于浪漫主义。这种俗世所不容的爱,注定了故事悲剧的主线。狼少年的爱情是一种幻想,电影给观众凄婉地讲述着人世间不再有的“美丽爱情”。只因一个纸条“等等,我会很快回来”,他抱着希望,自己孤独地等待了47年。这47年,哲秀该用一颗怎样千锤百炼的心,努力地去练习说话,写字,等到给老迈的她朗诵《雪人》入睡。当47年后,依旧温柔俊美的哲秀对老泪纵横的顺颐说着你没有变,还是那么漂亮的时候,顺颐却和当年一样,选择流泪离开。

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结局的时候感觉很压抑,甚至开始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一部爱情片。至少当时我所理解的爱情是勇敢的,是为了彼此可以奋不顾身与世人对抗的。但现在的我更愿意相信,顺颐,她是喜欢哲秀的,不然她不会为他弹吉他、不会把床铺移到能靠近他的门边、不会在他变身后说:“我已经分不清哪一个才是真实的你,但都没关系,没关系”,不会将当年穿的毛衣一直珍藏,更不会夜夜无眠等待天亮。我更倾向于将顺颐47年前的离开和47年后的退却解读为她对哲秀的保护。顺颐的孙女半夜见到哲秀流露出的不是恐惧而是熟悉,可见顺颐在内心藏了许久的这个秘密,已经融入到血液生命里。真正的爱情,不是功利性的,无法占有。真爱里没有得到和失去,没有痛苦与争执。只有深深的怜悯和付出的欢喜。两个人一见钟情,如痴如醉,山盟海誓,这样的爱情固然让人动容,但注定不能持久。真爱不是一时的冲动和激情,而是平静的,是伟大的悲悯。

狼一生只有一个异性伴侣,他用生命去守护自己的爱情,去捍卫自己心爱的人。哲秀即使看到自己等待了47年的她再次出现面前,没有她的指令,也不敢上前一步。直到他说:“你没有变,眼睛,鼻子,嘴巴,都依然那么漂亮”的时候,我终于感受到了他内心那份深沉的爱意。他的眼神依然平静和清澈,看不到对她的丝毫埋怨,好像他只是等了47小时,或者47分钟。正是这样一份安静与单纯,更能反映出情感的深与真,仿佛等她爱她已经是生活的常态,她来或不来,都没有关系,反正她一直存在他的心里,以当初的模样。

在影片的结尾,哲秀独自一人在山坡上堆起了雪人,完成了当年的约定。为了一句“等等,我很快回来”而一心一意等待着的少年,身上寄托了太多理想化的影射:关于不逝的青春、无法追回的纯真以及永不改变的一心一意。他也在这里完成了符号化理想角色的完成。


第一时间获取影评,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『我们都是影评人wmdsypr』,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,即可获得我们都是影评人每日精华内容推送。关注最新电影资讯,可关注公众号:glofilm,有机会获得奖品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