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秒速5厘米》:那般美好,谨存心间

2020-10-16 21:23:03 来源:郭欢

写在前面的话:我常常想,喜欢新海诚的人,一定都是资深的唯美主义者和有轻微感情洁癖的孩子。因为他的作品,从小说到动画,都是那么洁白无瑕,干净到让人心疼。新干线、雪与花朵


写在前面的话:我常常想,喜欢新海诚的人,一定都是资深的唯美主义者和有轻微感情洁癖的孩子。因为他的作品,从小说到动画,都是那么洁白无瑕,干净到让人心疼。新干线、雪与花朵,被浩淼的时空隔断的无尽思念,内敛宁静的男女主角,每一处拿捏,都恰到好处地戳中你心中的柔软。这一部,亦不例外。明亮的色彩,遮不住哀伤的格调;轻轻勾画的每一笔,都像在精心雕琢自己的爱人。因为这般走心,才会如此经典。

“听说,樱花飘落的速度是秒速5厘米哦~”明里的声音暖暖的,一如十二岁那年散落在花瓣上的阳光。

“贵树君,明年也能一起看樱花就好了!”粉色的樱花雨中渐行渐远的身影被奔驰的列车隔断,只这来年的约定在两个小小的心灵里生根发芽。

转学后的贵树,和总是独自一人的明里,靠着普普通通的书信,往来着生活的点滴,夏天到了,枫叶红了,那般平常的共享,好像彼此从来不曾离开。

第一次独自乘车去看明里,贵树把提前两星期就开始写的长达4页的信,小心翼翼地收进口袋。下午四点从豪德寺出发,辗转要七点可以到达明里所在的岩舟。

但是约定的那一天,从午后就开始下雪。列车一站一站地晚点,已经过了约定的七点,距离却好似一点没有拉近。想到那头车站不安等待的明里,贵树显得有些焦躁和绝望。

总算到了最后一次换乘的小山,饥寒交迫的贵树终于买了一罐热饮。口袋里那捏了许久的信,毫无预警就被寒风吹到铁轨的另一端。悲伤刚要涌上心头,等了良久的列车却偏偏在此刻到达。

雪越下越大,时间分明带着恶意。开出战的列车无期限的延迟,虽然自己还是无奈地在车厢中等待,可是明里……请……务必回家就好……

车站的钟表指向十一点十五分,列车终于停靠岩舟站。慢慢抬起头的明里,晶莹的泪珠一滴一滴敲打着贵树的心。不需要任何话语,只是共享美味的饭团,浓浓的情谊就在空气中弥漫。

明明约好了一起看樱花,这一次却一起赏了雪。慢慢靠近的脸和温润的唇,紧紧得好像要融入彼此的拥抱,小木屋里相偎相依的夜晚,仿佛世界里悄无声息,你我就这样再不会分离。

“我会写信给你,还有电话……”说不完的话轻松就被关上的车门隔断。那样想得到的守护她的力量,是不是能够打败庞大无比的人生和浩瀚无垠的时间。

转学去的鹿儿岛和读大学的东京,梦里一起爬过的山,还有身边那位象小鹿一般可爱的姑娘,三年来发了几万短信的女朋友,还有那无数条不写收信人的信息。

没有明里的世界里,贵树按部就班向前行走着,除了孤寂会突然间袭来,其他一切,安好。

……

距离那一次看樱花,已经是十三年,突然就想到外面走一走,飞舞的樱花花瓣,绚烂了整整一条路。那一个擦肩而过的姑娘,贵树清楚地知道,如果这一刻回头,马路那边的她也一定会回头。然而偏偏是此刻,冗长的列车奔驰而过。

当这一切归于沉寂,平交道的对面,已经没有人影。

据说,秒速5厘米,13年整整是走了一个南极到北极的距离。秒速5厘米,就算那么慢,贵树和明里,还是就错失了彼此。曾经多么近,如今就会有多么远。

One more time,one more chance.

懵懂悸动的爱之初体验,不染纤尘的甜涩初恋,低入尘埃的异地暗恋,终究还是没有抵过现实。

终于,在久别重逢的擦肩而过后,龟缩于已逝去中的甜美,迟迟不愿走出的贵树,竟然露出了坦然的微微一笑。回忆那般美好,不如谨留心间。



第一时间获取影评,请在微信公众号中搜索『我们都是影评人wmdsypr』,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,即可获得我们都是影评人每日精华内容推送。关注最新电影资讯,可关注公众号:glofilm,有机会获得奖品哦!